陆龟蒙简介
陆龟蒙(?─约881),字鲁望,自号江湖散人、甫里先生,又号天随子,苏州姑苏(今江苏省苏州市)人。幼聪颖,善属文。举进士不第,曾任湖、苏二州刺史的幕僚,后隐居松江甫里,多所论撰。后以高士征召,不至。素与李蔚,卢携友善、及李、卢当政,召拜左拾遗,诏书下,陆龟蒙已病卒。与皮日休齐名,世称「皮陆」。其散文善借物寄讽,托古讽今,对当时社会的黑暗及统治者的腐朽有所讥刺和揭露。其诗工七言绝句,以写景咏物为多,…

陆龟蒙的诗词全集、诗集作品(477首全)

  • 1.《白莲(素蘤多蒙别艳欺)唐代·陆龟蒙

    【白莲】 

    素蘤多蒙别艳欺, 

    此花端合在瑶池。 

    无情有恨何人觉, 

    月晓风清欲堕时。

  • 2.《别离(丈夫非无泪)唐代·陆龟蒙【别离】 丈夫非无泪,不洒离别间。 杖剑对尊酒,耻为游子颜。 蝮蛇一螫手,壮士即解腕。 所志在功名,离别何足叹。
  • 3.《岛树(波涛漱苦盘根浅)唐代·陆龟蒙【岛树】 波涛漱苦盘根浅,[1][2] 风雨飘多着叶迟。[3] 迥出孤烟残照里,[4] 鹭鸶相对立高枝。
  • 4.《冬柳(柳汀斜对野人窗)唐代·陆龟蒙【冬柳】 柳汀斜对野人窗,[1] 零落衰条傍晓江。[2] 正是霜风飘断处,[3] 寒鸥惊起一双双。[4]
  • 5.《和袭美春夕酒醒(几年无事傍江湖)唐代·陆龟蒙【和袭美春夕酒醒】 几年无事傍江湖, 醉倒黄公旧酒垆。 觉后不知明月上, 满身花影倩人扶。
  • 6.《怀宛陵旧游(陵阳佳地昔年游)唐代·陆龟蒙【怀宛陵旧游】 陵阳佳地昔年游, 谢朓青山李白楼。 唯有日斜溪上思, 酒旗风影落春流。
  • 7.《新沙(渤澥声中涨小堤)唐代·陆龟蒙【新沙】 渤澥声中涨小堤, 官家知后海鸥知。 蓬莱有路教人到, 应亦年年税紫芝。
  • 8.《夜泊咏栖鸿(可怜霜月暂相依)唐代·陆龟蒙【夜泊咏栖鸿】 可怜霜月暂相依,[2] 莫向衡阳趁队飞。[3] 同是江南寒夜客, 羽毛单薄稻梁微。[4]
  • 9.《赠远(芙蓉匣中镜)唐代·陆龟蒙【赠远】 芙蓉匣中镜,欲照心还懒。 本是细腰人,别来罗带缓。 从君出门后,不奏云和管。 妾思冷如簧,时时望君暖。 心期梦中见,路永魂梦短。 怨坐泣西风,秋窗月华满。
  • 10.《自遣诗(本来云外寄闲身)唐代·陆龟蒙

    【自遣诗】

     本来云外寄闲身, 遂与溪云作主人。

     一夜逆风愁四散, 晓来零落傍衣巾。

  • 11.《自遣诗(花濑濛濛紫气昏)唐代·陆龟蒙【自遣诗】 花濑濛濛紫气昏,[2][3] 水边山曲更深村。[4] 终须拣得幽栖处,[5] 老桧成双便作门。
  • 12.《自遣诗(无多药圃近南荣)唐代·陆龟蒙【自遣诗】 无多药圃近南荣,[1] 合有新苗次第生。[2] 稚子不知名品上,[3] 恐随春草斗输赢。
  • 13.《奉和袭美初夏游楞伽精舍次韵唐代·陆龟蒙吴都涵汀洲,碧液浸郡郭。微雨荡春醉,上下一清廓。
    奇踪欲探讨,灵物先瘵瘼。飘然兰叶舟,旋倚烟霞泊。
    吟谭乱篙舻,梦寐杂巘崿。纤情不可逃,洪笔难暂阁。
    岂知楞伽会,乃在山水箔。金仙著书日,世界名极乐。
    薝卜冠诸香,琉璃代华垩。禽言经不辍,象口川宁涸。
    万善峻为城,巉巉扞群恶。清晨欲登造,安得无自愕。
    险穴骇坤牢,高萝挂天笮。池容淡相向,蛟怪如可摸。
    苔蔽石髓根,蒲差水心锷。岚侵答摩髻,日照狻猊络。
    仰首乍眩施,回眸更辉z8.檐端凝飞羽,磴外浮碧落。
    到回解风襟,临幽濯云屩。尘机性非便,静境心所著。
    自取海鸥知,何烦尸祝酢。峰围震泽岸,翠浪舞绡幕。
    潋滟岂尧遭,嶘嵃非禹凿。潜听钟梵处,别有松桂壑。
    霭重灯不光,泉寒网犹薄。僮能蹑孤刹,鸟惯亲摐铎。
    服道身可遗,乞闲心已诺。人间亦何事,万态相毒蠚。
    战垒竞高深,儒衣谩褒博。宣尼名位达,未必春秋作。
    管氏包霸图,须人解其缚。伊余采樵者,蓬藋方索寞。
    近得风雅情,聊将圣贤度。多君富遒采,识度两清恪。
    讵宠生灭词,肯教夷夏错。未为尧舜用,且向烟霞托。
    我亦摆尘埃,他年附鸿鹤。
  • 14.《奉和袭美公斋四咏次韵。小松唐代·陆龟蒙擢秀逋客岩,遗根飞鸟径。因求饰清閟,遂得辞危夐。
    贞同柏有心,立若珠无胫。枝形短未怪,鬣数差难定。
    况密三天风,方遵四时柄。那兴培塿叹,免答邻里病。
    微霜静可分,片月疏堪映。奇当虎头笔,韵叶通明性。
    会拂阳乌胸,抡才膺帝命。
  • 15.《奉和袭美公斋四咏次韵。小桂唐代·陆龟蒙讽赋轻八植,擅名方一枝。才高不满意,更自寒山移。
    宛宛别云态,苍苍出尘姿。烟归助华杪,雪点迎芳蕤。
    青条坐可结,白日如奔螭。谅无pk翦忧,即是萧森时。
    洛浦虽有荫,骚人聊自怡。终为济川楫,岂在论高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