讽刺诗词(66首)

  • 1.《前出塞九首唐代·杜甫戚戚去故里,悠悠赴交河。 公家有程期,亡命婴祸罗。 君已富士境,开边一何多? 弃绝父母恩,吞声行负戈。 出门日已远,不受徒旅欺。 骨肉恩岂断?男儿死无时。 走马脱辔头,手中挑青丝。 捷下万仞冈,俯身试搴旗。 磨刀呜咽水,水赤刃伤手。 欲轻肠断声,心绪乱已久。 丈夫誓许国,愤惋复何有? 功名图麒麟,战骨当速朽。 送徒既有长,远戍亦有身。 生死向前去,不劳吏怒嗔。 路逢相识人,附书与六亲。 哀哉两决绝,不复同苦辛! 迢迢万里馀,领我赴三军。 军中异苦乐,主将宁尽闻? 隔河见胡骑,倏忽数百群。 我始为奴朴,几时树功勋? 挽弓当挽强,用箭当用长; 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 杀人亦有限,列国自有疆。[1] 苟能制侵陵,岂在多杀伤? 驱马天雨雪,军行入高山。 迳危抱寒石,指落曾冰间。 已去汉月远,何时筑城还? 浮云暮南征,可望不可攀。 单于寇我垒,百里风尘昏。 雄剑四五动,彼军为我奔。 虏其名王归,系颈授辕门。 潜身备行列,一胜何足论? 从军十年馀,能无分寸功? 众人贵苟得,欲语羞雷同。 中原有斗争,况在狄与戎? 丈夫四方志,安可辞固穷?
  • 2.《赠花卿唐代·杜甫锦城丝管日纷纷, 半入江风半入云。 此曲只应天上有, 人间能得几回闻。
  • 3.《隋宫唐代·李商隐乘兴南游不戒严, 九重谁省谏书函。 春风举国裁宫锦, 半作障泥半作帆。
  • 4.《古邺城童子谣效王粲刺曹操(邺城中)唐代·李贺

    【古邺城童子谣效王粲刺曹操】 

    邺城中,暮尘起。 探黑丸,斫文吏。 

    棘为鞭,虎为马。 团团走,邺城下。 

    切玉剑,射日弓。 献何人?奉相公。 

    扶毂来,关右儿。 香扫涂,相公归。

  • 5.《观祈雨(桑条无叶土生烟)唐代·李约【观祈雨】 桑条无叶土生烟,箫管迎龙水庙前。 朱门几处看歌舞,犹恐春阴咽管弦。
  • 6.《黄河(莫把阿胶向此倾)唐代·罗隐【黄河】 莫把阿胶向此倾,此中天意固难明。 解通银汉应须曲,才出昆仑便不清。 高祖誓功衣带小,仙人占斗客槎轻。 三千年后知谁在?何必劳君报太平!
  • 7.《相鼠先秦·诗经

    相鼠有皮,人而无仪!人而无仪,不死何为?
    相鼠有齿,人而无止!人而无止,不死何俟?
    相鼠有体,人而无礼,人而无礼!胡不遄死?

  • 8.《寒食 / 寒食日即事南北朝·韩翃 春城无处不飞花,寒食东风御柳斜。
    日暮汉宫传蜡烛,轻烟散入五侯家。
  • 9.《惠子相梁宋代·佚名  惠子相梁,庄子往见之。或谓惠子曰:“庄子来,欲代子相。”于是惠子恐,搜于国中三日三夜。庄子往见之,曰:“南方有鸟,其名为鹓鶵,子知之乎?夫鹓鶵发于南海,而飞于北海;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。于是鸱得腐鼠,鹓鶵过之,仰而视之曰:‘吓!’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?”
  • 10.《过华清宫绝句三首·其一南北朝·杜牧 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。
    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
  • 11.《黄河南北朝·罗隐 莫把阿胶向此倾,此中天意固难明。
    解通银汉应须曲,才出昆仑便不清。
    高祖誓功衣带小,仙人占斗客槎轻。
    三千年后知谁在?何必劳君报太平!
  • 12.《夷门南北朝·汪遵 晋鄙兵回为重难,秦师收旆亦西还。
    今来不是无朱亥,谁降轩车问抱关。
  • 13.《观祈雨南北朝·李约 桑条无叶土生烟,箫管迎龙水庙前。
    朱门几处看歌舞,犹恐春阴咽管弦。
  • 14.《塞上曲二首南北朝·戴叔伦 军门频纳受降书,一剑横行万里馀。
    汉祖谩夸娄敬策,却将公主嫁单于。
    汉家旌帜满阴山,不遣胡儿匹马还。
    愿得此身长报国,何须生入玉门关。
  • 15.《游灵岩记魏晋·高启

      吴城东无山,唯西为有山,其峰联岭属,纷纷靡靡,或起或伏,而灵岩居其词,拔其挺秀,若不肯与众峰列。望之者,咸知其有异也。

      山仰行而上,有亭焉,居其半,盖以节行者之力,至此而得少休也。由亭而稍上,有穴窈然,曰西施之洞;有泉泓然,曰浣花之池;皆吴王夫差宴游之遗处也。又其上则有草堂,可以容栖迟;有琴台,可以周眺览;有轩以直洞庭之峰,曰抱翠;有阁以瞰具区之波,曰涵空,虚明动荡,用号奇观。盖专此郡之美者,山;而专此山之美者,阁也。

      启,吴人,游此虽甚亟,然山每匿幽閟胜,莫可搜剔,如鄙予之陋者。今年春,从淮南行省参知政事临川饶公与客十人复来游。升于高,则山之佳者悠然来。入于奥,则石之奇者突然出。氛岚为之蹇舒,杉桧为之拂舞。幽显巨细,争献厥状,披豁呈露,无有隐循。然后知于此山为始著于今而素昧于昔也。

      夫山之异于众者,尚能待人而自见,而况人之异于众者哉!公顾瞻有得,因命客赋诗,而属启为之记。启谓:“天于诡奇之地不多设,人于登临之乐不常遇。有其地而非其人,有其人而非其地,皆不足以尽夫游观之乐也。今灵岩为名山,诸公为名士,盖必相须而适相值,夫岂偶然哉!宜其目领而心解,景会而理得也。若启之陋,而亦与其有得焉,顾非幸也欤?启为客最少,然敢执笔而不辞者,亦将有以私识其幸也!”十人者,淮海秦约、诸暨姜渐、河南陆仁、会稽张宪、天台詹参、豫章陈增、吴郡金起、金华王顺、嘉陵杨基、吴陵刘胜也。